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词根词缀记忆法【青趣】敦煌游记-倾听青音

【青趣】敦煌游记-倾听青音误导宏

河西走廊走一趟
背起行囊
生在上海,白墙黑瓦的烟雨江南都已见过不少,但西北的戈壁滩、无边的沙漠一直却只能在脑海里想象。这次终于下定决心,背上行囊,沿着河西走廊一路向西。
敦煌
西线长约300公里创智成,往返约7-8小时,苍凉之感是敦煌西线旅游的特点缠身龙,主要景点包括:敦煌古城、西千佛洞、河仓城、玉门关、汉长城遗址、雅丹魔鬼城、阳关。
从敦煌市区出发,路两边是一望无垠的戈壁滩,斯蒂斯路面上经常会有吹来的沙子,不远处的防风林随风摆动,我们不由感叹道:“大风起兮云飞扬”!这便是我们魂牵梦萦的塞外风光!
阳关
沿着215国道驱车60多公里,第一站直奔阳关。到达景区后,穿过飞沙走石的风口,高大的张骞出使西域雕像引入眼帘。听景区导游介绍,才知道这里恢宏的关城、练兵的兵营、发放官牒的都卫府一切都是新建的,用来给游客全方位了解阳关的历史、背景。
而真正的古迹是1公里以外的山丘之上用栅栏围起来的阳关古燧。坐上景区游览车,想象着自己在茫茫戈壁上策马扬鞭,四处环望,人烟罕至。沿着城墙旁的辅道,登上阳关遗址故址平台,刹那间,一望无际的大漠天地!伴随着呼啸的风沙,不禁感慨,黄土埋尽千古怨,渭城唱绝古曲长。儿时读王维的《送元二使安西》,只知相送不舍,今日再念“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想象当年挚友对饮,泪眼成行。敢问西出故人可有返?空余断燧伴斜阳。曾经的交通关隘如今已经一片荒芜,只有漫漫黄沙似乎还在诉说着曾经的辉煌。
玉门关
离开阳关,继续向西北方向行驶。一路上闵国器,梭梭、红柳、骆驼刺等沙生植物星星点点生长在戈壁滩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感觉油然而生。驱车1小时后,便是大名鼎鼎的“玉门关”了。
玉门关又称小方盘城王麻子膏药,因西域输入玉石时取道于此而得名。据《汉书·地理志》,玉门关与阳关皆为都尉治所,为重要的屯兵之地,汉时为通往西域各地的门户,曾随丝绸之路的三通三绝而屡次兴废,最后终于沦为废墟。我们,就是千里迢迢前来拜见这一方废墟的。边塞诗悲壮苍凉,其中王之涣的“羌笛何须怨杨柳余艺自杀,春风不度玉门关。”这句最为脍炙人口。而相比广为传颂的诗句,这曾繁荣雄伟的城关伴随着千百年的风沙侵蚀,只在一处沙石岗上留下了一方夯土堆。断垣陌上,边城凋残,今人遥想羌笛曲,古人不知今人怨叶赫那拉宇策。我们登上古关北望中美速递,见一片湿地,芦苇荡漾,环顾四周,不知何处涌出的水,在这荒漠里,绿洲一般地存在着玫瑰爱人。与这小方盘城相依相偎。
敦煌游记
夕阳西下,离开了玉门关。回望渐行渐远的小方盘城,一眼惊喜!“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所有诗句都不足以描写眼前的悲壮景象,这风沙、戈壁、古关、大道,令人感慨万千。这巍然不动的古城,看遍了历史长卷、阅尽了朝代更迭,在这茫茫大漠上,亘古不变。而我们不知它当年经历过的铁马冰河,未来,也无人知晓沧海一粟的我们。

大美敦煌,千年沧桑卢燕娥。词根词缀记忆法还有很多未知,等着我们去探索,去追寻……

来自:西藏南路站所团支部 蒋君

倾听青音
微信:qingtingqingyin

倾听你的心声
长按二维码关注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96 2015 01 04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