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西南大学免费师范生【韩锡璋悦读茶坊】《林徽因:写诗是一种特殊的直觉活动》、《诗韵之秋》-韩锡璋悦读茶坊

【韩锡璋悦读茶坊】《林徽因:写诗是一种特殊的直觉活动》、《诗韵之秋》-韩锡璋悦读茶坊
林徽因:写诗是一种特殊的直觉活动
林徽因
写诗,或可说是要抓紧一种一时闪动的力量,一面跟着潜意识浮沉,摸索自己内心所萦回,所着重的情感——喜悦,哀思,忧怨,恋情,或深,或浅,或缠绵,或热烈,又一方面顺着直觉,认识,辨味,在眼前或记忆里官感所触遇的意象——颜色,形体,声音,动静,或细致强剑粤语,或亲切,或雄伟,或诡异;再一方面又追着理智探讨,剖析,理会这些不同的性质,不同分量,流转不定的情感意象所互相融会,交错策动而发生的感念;然后以语言文字 (运用其声音意义)经营,描画,表达这内心意象,情绪,理解在同时间或不同时间里,适应或矛盾的所共起的波澜。
写诗,或又可说是自己情感的,主观的,所体验了解到的;和理智的客观的所体察辨别到的,同时达到一个程度,腾沸横溢,不分宾主地互相起了一种作用,由于本能的冲动,凭着一种天赋的兴趣和灵巧,驾驭一串有声音,有图画,有情感的言语,来表现这内心与外物息息相关的联系,及其所发生的悟理或境界。

写诗,或又可以说是若不知其所以然的,灵巧的,诚挚的,在传译给理想的同情者,自己内心所流动的情感穿过繁复的意象时,被理智所窥探而由直觉与意识分着记取的符录!一方面似是惨淡经营——至少是专诚致意,一方面似是藉力于平时不经意的准备, “下笔有神”的妙手偶然拈来;忠于情感,又忠于意象,更忠于那一串刹那间内心整体闪动的感悟。
写诗,或又可说是经过若干潜意识的酝酿,突如其来的塞北三朝之金,在生活中意识到那么凑巧的一顷刻小小时间;凑巧的,灵异的,不能自己的,流动着一片浓挚或深沉的情感,敛聚着重重繁复演变的情绪,更或凝定入一种单纯超卓的意境,而又本能地迫着你要刻划一种适合的表情。西南大学免费师范生这表情积极的,像要流泪叹息或歌唱欢呼,舞蹈演述;消极的,又像要幽独静处,沉思自语。换句话说,这两者合一,便是一面要天真奔放,热情地自白去邀同情和了解,同时又要寂寞沉默,孤僻地自守来保持悠然自得的完美和严肃!
在这一个凑巧的一顷刻小小时间中,(着重于那凑巧的)你的所有直觉,理智,官感,情感,记性和幻想,独立的及交互的都迸出它们不平常的锐敏,紧张,雄厚,壮阔及深沉。在它们潜意识的流动——独立的或交互的融会之间——如出偶然而又不可避免地涌上一闪感悟,和情趣——或即所谓灵感——或是亲切的对自我得失悲欢;或辽阔的对宇宙自然;或智慧的对历史人性。这一闪感悟或是混沌朦胧,或是透彻明晰。像光同时能照耀洞察,又能揣摩包含你的所有已经尝味,还在尝味,及幻想尝味的 “生”的种种形色质量,且又活跃着其间错综重叠于人于我的意义。
这感悟情趣的闪动——灵感的脚步——来得轻时,好比潺潺清水婉转流畅,自然的洗涤,浸润一切事物情感,倒影映月,梦残歌罢,美感的旋起一种超实际的权衡轻重,可抒成慷慨缠绵千行的长歌,可留下如幽咽微叹般的三两句诗词。愉悦的心声,轻灵的心画,常如啼鸟落花,轻风满月,夹杂着情绪的缤纷;泪痕巧笑,奔放轻盈,若有意若无意地遗留在各种言语文字上。
但这感悟情趣的闪动,若激越澎湃来得强时,可以如一片惊涛飞沙,由大处见到纤微净宗学院直播,由细弱的物体看它变动,宇宙人生,幻若苦谜。一切又如经过烈火燃烧锤炼,分散,减化成为净纯的茫焰气质,升处所有情感意象于空幻,神秘,变移无定,或不减不变绝对,永恒的玄哲境域里去,卓越隐奥,与人性情理遥远的好像隔成距离。身受者或激昂通达,或禅寂淡远,将不免挣扎于超情感,超意象,乃至于超言语,以心传心的创造。隐晦迷离,如禅偈玄诗,便不可制止地托生在与那幻想境界几不适宜的文字上,估定其生存权。
写诗……
总而言之,天知道究竟写诗是怎么一回事。在写诗的时候,或者是 “我知道,天知道”;到写了之后,最好学 Browning 不避嫌疑的自讥的,只承认 “天知道”,天下关于写诗的笔墨官司便都省了。我们仅听到写诗人自己说一阵奇异的风吹过,或是一片澄清的月色,一个惊讶,一次心灵的振荡,便开始他写诗的尝试,迷于意境文字音乐的搏斗,但是究竟这灵异的风和月,心灵的振荡和惊讶是什么?是不是仍为那可以追踪到内心直觉的活动;到潜意识后面那综错交流的情感与意象;那意识上理智的感念思想;以及要求表现的本能冲动?灵异的风和月所指的当是外界的一种偶然现象,同时却也是指它们是内心活动的一种引火线。诗人说话没有不打比喻的名典在线神算。
我们根本早得承认诗是不能脱离象征比喻而存在的。在诗里情感必依附在意象上,求较具体的表现;意象则必须明晰地或沉着地,恰适地烘托情感,表征含义。如果这还需要解释,常识的,我们可以问:在一个意识的或直觉的,官感,情感,理智,同时并重的一个时候,要一两句简约的话来代表一堆重叠交错的外象和内心情绪思想所发生的微妙的联系,而同时又不失却原来情感的质素分量,是不是容易或可能的事?一个比喻或一种象征在字面或事物上可以极简单,而同时可以带着字面事物以外的声音颜色形状,引起它们与其他事关系的联想。这个办法可以多方面地来辅助每句话确实的含义,而又加增官感情感理智每方面的刺激和满足,道理甚为明显。
无论什么诗都从不会脱离过比喻象征,或比喻象征式的言语。诗中意象多不是寻常纯客观的意象。诗中的云霞星宿,山川草木,常有人性的感情,同时内心人性的感触反又变成外界的体象,虽简明浅现隐奥繁复各有不同的。但是诗虽不能缺乏比喻象征,象征比喻却并不是诗。

诗的泉源,上面已说过,是意识与潜意识地融会交流错综的情感意象和概念所促成;无疑地,诗的表现必是一种形象情感思想合一的语言。但是这种语言,不能仅是语言,它又须是一种类似动作的表情,这种表情又不能只是表情,而须是一种理解概念的传达。它同时须不断传译情感,描写现象诠释感悟。它不是形体而须创造形体颜色;它是音声,却最多仅要留着长短节奏优居客。最要紧地是按着疾徐高下,和有限的铿锵音调,依附着一串单独或相联的字义上边;它须给直觉意识,情感理智,以整体的快惬。
因为相信诗是这样繁难的一列多方面条件的满足,我们不能不怀疑到纯净意识的,理智的,或可以说是 “技术的”创造——或所谓“工”之绝无能为。诗之所以发生,就不叫它做灵感的来临,主要的亦在那一闪力量突如其来,或灵异的一刹那的 “凑巧”,将所有繁复的“诗的因素”都齐集荟萃于一俄顷偶然的时间里。所以诗的创造或完成,主要亦当在那灵异的,凑巧的,偶然的活动一部分属意识广德人才网,一部分属直觉,更多一部分属潜意识的,所谓“不以文而妙”的 “妙”。理智情感,明晰隐晦都不失之过偏。意象瑰丽迷离,转又朴实平淡,像是纷纷纭纭不知所从来,但飘忽中若有必然的缘素可寻, 理解玄奥繁难,也像是纷纷纭纭莫明所以。但错杂里又是斑驳分明,情感穿插联系其中,若有若无,给草木气候,给热情颜色。一首好诗在一个会心的读者前边有时真会是一个奇迹!但是伤感流丽,铺张的意象,涂饰的情感突变活尸, 用人工连缀起来,疏忽地看去,也未尝不像是诗。故作玄奥渊博,颠倒意象,堆砌起重重理喻的诗,也可以赫然惊人一下。
写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真是惟有天知道得最清楚!读者与作者,读者与读者,作者与作者关于诗的意见金冷法,历史告诉我传统的是要永远地差别分歧,争争吵吵到无尽时。因为老实地说,谁也仍然不知道写诗是怎么一回事的,除却这篇文字所表示的,勉强以抽象的许多名词,具体的一些比喻来捉摸描写那一种特殊的直觉活动,献出一个极不能令人满意的答案。
(原载于1936 年8 月30 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林徽因诗选
■笑
笑的是她的眼睛,口唇,和唇边浑圆的旋涡。艳丽如同露珠,朵朵的笑向贝齿的闪光里躲。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笑的是她惺松的鬈发,散乱的挨着她的耳朵。轻软如同花影,痒痒的甜蜜涌进了你的心窝。那是笑——诗的笑,画的笑:云的留痕,浪的柔波。
选自《新月诗选》(1931年9月)
■情愿
我情愿化成一片落叶,让风吹雨打到处飘零;或流云一朵,在澄蓝天,和大地再没有些牵连。
但抱紧那伤心的标志,去触遇没着落的怅惘;在黄昏,夜班,蹑着脚走,全是空虚,再莫有温柔;
忘掉曾有这世界;有你;哀悼谁又曾有过爱恋;落花似的落尽,忘了去这些个泪点里的情绪。
到那天一切都不存留,比一闪光,一息风更少痕迹,你也要忘掉了我曾经在这世界里活过。
选自《新月诗选》(1931年9月)
■山中一个夏夜
山中一个夏夜,深得象没有底一样;黑影,松林密密的;周围没有点光亮。对山闪着只一盏灯———两盏象夜的眼,夜的眼在看!
满山的风全蹑着脚象是走路一样;躲过了各处的枝叶各处的草,不响。单是流水,不断的在山谷上石头的心,石头的口在唱。
均匀的一片静,罩下象张软垂的幔帐。疑问不见了,四角里模糊,是梦在窥探?夜象在祈祷,无声的在期望幽郁的虔诚在无声里布漫。
1931年选自《新月》四卷七期(1933年6月)
■深夜里听到乐声
这一定又是你的手指,轻弹着,在这深夜,稠密的悲思;
我不禁颊边泛上了红,静听着,这深夜里弦子的生动。
一声听从我心底穿过,忒凄凉我懂得,但我怎能应和?
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样,太薄弱是人们的美丽的想象。
除非在梦里有这么一天,你和我同来攀动那根希望的弦。
选自《新月诗选》(1931年9月)
■仍然
你舒伸得象一湖水向着晴空里白云,又象是一流冷涧,澄清许我循着林岸穷究你的泉源:我却仍然怀抱着百般的疑心对你的每一个映影!
你展开象个千辨的花朵!鲜妍是你的每一瓣,更有芳沁,那温存袭人的花气,伴着晚凉:我说花儿,这正是春的捉弄人,来偷取人们的痴情!
你又学叶叶的书篇随风吹展,揭示你的每一个深思;每一角心境潜山房产网,你的眼睛望着我,不断的在说话:我却仍然没有回答,一片的沉静永远守住我的魂灵。
选自《新月诗选》(1931年9月)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一句爱的赞颂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妍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篇鹅黄,你象;新鲜初放芽的绿,你是;柔嫩喜悦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选自《学文》一卷一期(1934年4月5日)
诗韵之秋
刘林青
一场凉雨,暑气消退,未曾察觉,秋已浸染。
田野里,稻谷金黄,谷粒饱满,沉甸甸地压弯了谷穗的腰,远远望去像黄金色的大海;大路旁,树叶泛着金黄,与春天里一树的翠绿对比,让人觉得犹如青涩懵懂的少女一下子变成了靓丽华贵的美人;湖岸边,碧水蓝天,秋光潋滟,道姑妙妙晚霞夕照,水天一色,不由让人想起王勃的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微风吹来,拂过脸颊,硕果香气,沁人心脾,未曾细细品味,时光已穿越栅栏,奔向了秋的怀抱,徜徉在充满诗情画意的秋里了。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陶渊明)“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王维)“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李商隐)“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纳兰性德)“野水参差落涨痕,疏林欹倒出霜根。”(苏轼)“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曹操)……璀璨的古诗词在脑海中一幕幕闪过,赏着秋的画屏,望着秋的丰硕,瞬间有一股暖流在心田里流过。
这是大地的馈赠,这是人们的期盼,这是秋天里最美的风景线。
一滴秋露,折射着收获的世界;一缕秋风,拂过已遍地金黄;一片秋叶,化作春泥更护花。夜色已阑珊,四下里停止了白天的喧闹,一切静谧如初。用菊花煮燃诗词明末小兵,诗词再去冲泡香茗,香茗的热气还在袅袅上升,书已展开了,灵动的文字跃入眼帘。天凉好个秋,月已满西楼,秋光冷画屏,痴等燕归来……随着心情落墨添香如痴如醉,在无忧的文字中开始了一个人诗词的吟唱。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想,只能云山雾罩,做,才能拨云见日。曾经的迷茫和困惑,此刻已释然了——秋已给予了丰厚的馈赠。想着、念着、品着、赏着、盼着……把玩着唐诗宋词的韵味,体味着岁月随想的静好。从清凉到秋色,转瞬已是秋意绵绵,一叶醉了秋色,一曲妙韵禅音,一笺诗词歌赋,一秋诗韵悠长。
来源:2016年10月31日《人民日报》


山西市场导报 法院文化周刊 刊训:
激情碰撞文化
诗意表述法治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41 2018 11 22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