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行尸走肉15【阿旗文史】蒙骑四师三十五团始末(二)三十五团的叛变过程-活力阿鲁科尔沁

【阿旗文史】蒙骑四师三十五团始末(二)三十五团的叛变过程-活力阿鲁科尔沁
【本文转载自政协阿鲁科尔沁旗委员会《文史资料选集》(下)】
蒙骑四师三十五团始末(二)三十五团的叛变过程
○ 刘科文 鲍立义
一九四六年下半年,国民党反动派向解放区发动大举进攻。 是年秋,国民党热辽边区李守信部占领了开鲁;十月,国民党九十三军二十二师攻占了赤峰,形势发生急剧变化。在两个前途、两种命运的尖锐斗争中,四师所属的各旗县武装内部开始出现分化。是年五月至十月,扎鲁特旗的三十七团、巴林右旗的三十四团,先后都有排、连乃至团级干部率部叛变。 波及到阿旗,社会环境亦处于十分混乱的状态。外有国民党特务经常潜入,与民族上层、伪警察等相勾结,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内有当地的一些地主、牧主反对正在开展的减租减息运动,尤为突出的是塔日巴喇嘛。此人乃三十五团团长额勒登格的长兄,家大富豪,是旗内很有名气的喇嘛上层人物。那时他家里开着一处商行“德利源”,商行掌柜王振生(国民党军统特务),是塔日巴最信得过的人。他给塔日巴当掌柜,一方面打着做买卖的幌子赚钱;另一方面以“德利源”为据点,搜集八路军情报,同时按照国民党的旨意,向塔日巴搞策反活动。他这么一豁弄,临近旗县,如科左中旗、奈曼旗、巴林右旗、翁牛特旗的一些王公贵族、上层喇嘛等也经常与塔日巴通信来往,唆动塔日巴与其兄弟额勒登格叛变。国民党军占领开鲁、赤峰之后,形势愈加严峻,一时间,骇人听闻的事件在三十五团内外屡屡发生:八、九月份,旗公安队孙怀斌(伪警察)突然叛逃,投靠了在开鲁的国民党;十月间,公安科长孙根全(伪警察)也拉上全队人员退出旗所在地查布杆庙街,到自己的家乡白音花区营驻,观望时局;接着,三十五团内部的金巴、昂苏率二十几人,在北部昆都的姚家段,杀害了卓索图盟护运军需品的特木勒等十三人,制造了一起严重的杀人掠劫惨案;随后朱赤丹,阿日本嘎在柴达木又杀害了德博勒努图克支会副主任日木德迪布哈。 事件多发,形势动荡,社会不安。三十五团向何处去,跟共产党走,还是投靠国民党?一些官兵脚踏两只船。 就在这严峻的关头,团长额勒登格作出了最后的抉择:率部叛变,与人民为敌。于是在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三十日夜,额勒登格下令,逮捕了正在德博勒庙开展坚壁清野工作的业喜扎拉绅,发出了公开叛变的信号。 业喜扎拉绅是蒙汉联军四师第二支队参谋长,主要工作在师司令部。在他受任期间,曾多次来三十五团开展工作。一九四六年初秋,三十五团三连长何文贵(大地主)常与不良分子来往。他的部下大多是地主、富农出身,对农村的减租减息极为不满,流露出了叛变的迹象。发现这种情况,业喜扎拉绅受师司令部委派,来到三十五团同额勒登格、嘎达苏议定,对三连进行改组,撤销了何文贵的连长职务。之后,重新组建三连,任宝音乌力吉为连长,苏和为副连长,这就是后来人们所称的新三连。 是年十一月,正是占据开鲁的国民党军李守信部扬言北犯的非常时期。这时,业喜扎拉绅再次接受蒙汉联军司令部的命令,到阿旗德博勒庙一带开展坚壁清野工作。这也是业喜扎拉绅最后一次来三十五团。 德博勒庙位于阿旗东南,与开鲁毗邻。敌人一旦北犯,这里首当其冲。 为了保护当地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需要把阿拉迪忙哈以南的居民、牲畜及工作人员都要转移到清河子以北地区。同时,要让额勒登格把所率部队移驻查布杆庙街团部附近。这是这次坚壁清野的中心任务。随同业喜扎拉绅一起来开展这项工作的,还有他的爱人和三十五团供给处主任特木勒、通讯员王金宝等人。 业喜扎拉绅一行来到德博勒庙,先到额勒登格家接头,说明来意。第二天,他同额勒登格一起去庙上见额的哥哥塔日巴喇嘛。额勒登格与其兄关系密切,什么事儿他都要征求兄长的意见;再者,由于塔日巴是个有名气的上层人物,当地大多群众也都听他的话。为了工作开展顺利,就得先从这样的一些人入手做起。到了庙上,业喜扎拉绅向塔日巴说明了这次坚壁清野的意图,塔日巴当面表示“赞同”。然后,他把业喜扎拉绅让到客厅里休息,自己便和额勒登格单独谈话。额勒登格先是主张执行蒙汉联军司令部的部署,塔日巴则坚决反对。他说:“蒙汉联军开始的时候采取钳制策略,御敌于旗境之外,命令你到此地驻防,这是天赐良机。若不然,你得总围着人家的手心儿转。”他又说:“八路军同国民党作战,搞了不少的坚壁清野,现在又跑到我们这儿来搞。我们祖辈都生活在这个地方,祖宗的坟墓埋在这里。过去,奉军来了,我们没有走;山东棒子(指刘贵堂部)来了,我们也没有走;难道到了我们这一辈,就玷污祖宗的名望,跟着八路军跑吗?” 额勒登格听其兄长的话,觉得也是。他们以为,国民党已攻占了通辽、开鲁和赤峰一线,占了“绝对”优势,这会儿去投靠他们正是时机;如果把队伍拉回天山街(即查布杆庙街),离敌占区远了,再想走就难以脱身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到了这个地步,哥俩决意拉起队伍叛变,去开鲁投靠国民党。 为了使他们的意图暂时不暴露出来,当着业喜扎拉绅的面,满口赞同坚壁清野;背后却暗地鼓动土豪劣绅出来阻挠。业喜扎拉绅走到哪里开会动员,这些人就跟到哪里反对坚壁清野,不让塔日巴和额勒登格搬家转移。一时间,业喜扎拉绅的工作陷入十分困难的境地。 十一月三十日,业喜扎拉绅在德博勒庙召开动员大会,没曾想这竟是他的最后一次动员。这一天,领头反对坚壁清野的人特别多。他们在会场上一个劲儿地起哄,不让业喜扎拉绅讲话。你一张嘴,他们就打岔,你说东,他们说西,你说转移,他们就说坚决地不走。弄得会议已无法进行。业喜扎拉绅只好发话刘坤龙,停止开会。 业喜扎拉绅回到额勒登格家,那些反对的人也都跟着去了,额家的屋子里挤满了人gameco,院子里也三五成群的人围着火堆坐着。 入夜后,业喜扎拉绅对额勒登格说:“当地人不同意你去天山街,不拥护坚壁清野,你就先不要去了。等会儿,我要返回天山街团部去,以后再来联系吧。”额勒登格当时回答说:“我不在这里,也跟你一起去。” 这时的额勒登格怕业喜扎拉绅回到天山街走漏风声,就派手下一个叫林沁的人去德博勒庙上向其兄塔日巴报告。塔日巴听说业喜扎拉绅要回天山街里,恐怕给他们的行动带来麻烦,就马上派他的大管家道尔吉宁布、二管家散布拉敖力布,去回禀额勒登格立即逮捕业喜扎拉绅。 业喜扎拉绅当时住在额勒登格家的正房东间,他的随行人员特木勒、王金宝等人住在额勒登格的西厢房,都已入睡。这时,额勒登格下令动手。扎布日勒第一个闯进业喜扎拉绅的住室,逮捕了业喜扎拉绅;同时闯进西厢房的干嘎达尔、巴图巴雅尔、林沁、查干夫等人,把特木勒、王金宝一行也统统上了绑绳。就这样,业喜扎拉绅被额勒登格逮捕看押起来。 额勒登格逮捕业喜扎拉绅当夜,进行了秘密部署沈兰妮,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派员连夜往留守天山街驻地的三十五团团部递送假信,谎报军情,骗取那里的武器。假信令三连副指导员柴扎木苏执笔。阿日本嘎对柴扎木苏说:“我们的计划可以说完全实现了。美中不足的就是天山街的迫击炮和机关枪还没弄到手。你既然跟着我们了,你就要想个办法雪鸮。” 柴扎木苏提笔给天山街团部的道布钦巴拉珠尔写了一封假信,意思是:“开鲁方面的土匪作乱,制造姚家段事件的金巴、昂苏到查干诺尔后又逃,勾联土匪进入了险要的沙坨子里,现被我们包围,需急速把团部的迫击炮、机关枪等武器送来支援。”信的落款盖上了额勒登格和业喜扎拉绅两人的印章。遂派机枪排长阿嘎登嘎和浩毕图二人把信送往天山街团部。 第二件,令阿日本嘎立即带领人马去图古日格埋伏,准备劫取天山街团部送来的武器。 第三件,令林沁往西府(塔日巴家)送信,让塔日巴马上信告开鲁李守信,明言三十五团已叛变。塔日巴见信后,当即派大管家道尔吉宁布和刘忠、刘昆山三人,带信去开鲁面见李守信。信的大意是:我们已逮捕来德博勒庙搞坚壁清野的蒙汉联军笫二支队参谋长业喜扎拉绅,我三十五团全部反正。阿旗军队百分之九十、武器百分之百都落到我们手中。然而,清河子以北的八路军有一定势力,我们力量不足,望国军即时开进阿旗,给我们增援。 一切部署就绪,于十二月一日(农历冬至月初八),额勒登格公开宣布叛变革命,投降国民党。这天一早,额勒登格在自己的家门口集结队伍,说:“共产党叫我们背井离乡,大家不愿意,我听大家的话,去投靠国民党。现在,国军还没有进来,八路军知道了会来攻打我们。目前,我们的力量还小,迫击炮、机关枪还没有拿到手,所以,暂时需要向西南方向转移。” 说罢,胁领三十五团大部五百多官兵及全家老小,同其兄塔日巴一起走上了与人民为敌的道路。 未随者不到百人。他们是: 一连连长堆钦扎布、指导员布和朝鲁及其本连二排排长贺喜格陶格套带领的十几个人没有叛变。当时的一连驻扎在新民一带,跟德博勒庙相距近二百华里。额勒登格叛变后,一连动摇不定,连长和指导员决意不走,留了下来;二排排长贺喜格陶格套去杨树林找他的哥哥苏和(新三连副连长),被哥哥说服,率本排人留了下来。其余,一排长散布拉扎布、三排长八十二,均带本排兵马跟额勒登格随后南下投敌。 三连连长宝音乌力吉、副连长苏和及其全连的几十人(除个别几个人逃走外)没有叛变。这是改组后的新三连,当时驻扎在杨树林一带。兵马不多,大都是新兵,武器装备很差。苏和不跟额勒登格走,同时说服他的弟弟贺喜格陶格套(一连二排长):“不能走,形势不利是暂时的,共产党没有垮。”贺排长说:“额勒登格接连来信,我们这边没有依靠的力量,额团长打回来就危险了。”苏和说:“额勒登格是吓唬人,怎么叫也不能跟他去。天山街里有我们自己人,没有都走。” 一连的十几人、新三连的几十人,就这样留了下来,没有跟随额勒登格叛逃。这些兵马经过扩编后,仍沿用三十五团的番号,到一九四七年二月改建为三十三团,苏达那木道布兼任该团团长,副团长由反正归来的斯钦朝格图担任。 额勒登格宣布叛变之后,拉着队伍没有直接奔东去开鲁,而是转向西南迂回了七天,最后才投到开鲁李守信的怀抱。当时他们的计划是:一者,去开鲁送信的人还没有回来,投过去是否收编,心中还没底儿,所以,需要等待回音;再者,直进开鲁也怕途中中了八路军的埋伏,借西进也好转移一下视线;其三,需要把查布杆庙街团部的武器夺到手;其四,先到三旗(巴林右旗、翁牛特旗、阿旗)交界处,跟塔日巴来往密切的乌日他、浩特老、拉沁旺楚克等人取得联系,意在一同叛变,以图扩大自己的势力。 十二月一日,叛军向翁牛特旗沙景图庙一带逃窜。他们的队伍刚离开德博勒庙时间不长,蒙汉联军四师师长和子章就亲自率领部队开进了德博勒庙。到后c32asm,见额勒登格已叛逃,当即写了一封亲笔信,指派一名叫僧格仁钦的当地人,给额勒登格和塔日巴送去,规劝他们不要投降国民党。信中写道:“你们快回来吧,据了解这次事件(指业喜扎拉绅被捕--编者注)是由于当地一些人们粗鲁而造成的,只要保住业参谋长的安全,对你们毫无关系,这一点,我以自己的性命来担保。如果需要面谈,我只带几名随从去见。” 塔日巴见信后大发雷霆,回信写道:“你如果前来,我只能用枪口说话。” 十二月二日,额勒登格队伍离开沙景图庙,到翁牛特旗稻子班(今花都什)附近的敖义苏(当地富户)家住下。在这儿,额勒登格给翁牛特旗王爷拉沁旺楚克和浩特老、秃喇嘛等人去信,告诉他们:自己拉着队伍投靠了国民党,并要拉沁旺楚克他们共同行动。 十二月三日,额勒登格率部回返,到旗内达拉罕大地主韩三家住宿。 这天,一场严重惨案——骗劫查布杆庙街团部武器的流血事件,在巴奇楼子以南的图古日格发生。前文说过:十一月三十日夜,额勒登格逮捕蒙汉联军司令部参谋长业喜扎拉绅之后,令阿嘎登嘎和浩毕图两人,连夜往查布杆庙街团部送去一封骗取那里武器的假信。 德博勒庙离查布杆庙街一百七十多华里,那个时候,交通不便快打旋风3,信息很不灵通,对于业喜扎拉绅被捕和额勒登格决意叛变的事,团部却还不知道。团政委道布钦巴拉珠尔接到阿嘎登嘎、浩毕图二人送来的信件后,拆封过目。见信中说,土匪作乱,金巴、昂苏再逃,需要团部的武器支援;信下落款又加盖了额勒登格和业喜扎拉绅两人的印章;再由于对额勒登格处所发生的变故情况不知,所以,对假信没看出什么破绽,也就信以为真。遂作出决定,娄清由他亲自护送武器,令政治处主任韩·宝音乌力吉、三连指导员邰治元,还有巴彦仓和旗支会工作人员希日布扎木苏等陪同。 装备就绪,于十二月二日一早,集合队伍。道布钦巴拉珠尔政委率三十多人,三辆马车,载轻重武器,行尸走肉15向指定的运送地点开拔。当日晚,到巴奇楼子庙住宿。一夜无事。 次日拂晓,护运队伍继续向南进发,准备到查干诺尔吃早饭。走到图古日格附近的沙坨子时,迎面过来一个骑驴的牧民,叫尼玛桑卜,查干诺尔人,他跟希日布扎木苏认识,说话间知道队伍要去找额勒登格,就急忙对道政委他们说:“你们不能去,额勒登格和阿日本嘎已经叛变了,听说还要抓你们呢!”道布钦巴拉珠听了之后,有点儿不信。他以为接到的信有业喜扎拉绅参谋长的印章扣在上面,业参谋长还能撒谎吗?尼玛桑卜走了以后,道政委和韩·宝音乌力吉等商量了一阵子,队伍还是继续往前走。 太阳刚露头的时候,见图古日格沙坨子东南角和西南角上都有人出来,队伍停下了。道布钦巴拉珠尔派两个人到前面去看看什么情况。两名战士刚出去不远,沙坨子南面又窜出许多人马。这时,道布钦巴拉珠尔意识到刚才那个牧民的话可能是真的了。这才赶紧把派去的两个战士喊回来,并命令队伍撤退,其时,这个时候他们已完全进入了阿日本嘎的包围圈。双方交火。道布钦巴拉珠尔率领队伍边退边还击;阿日本嘎指挥叛军边追边打。没等退出沙坨子,叛军从四面围了上来。 道布钦巴拉珠尔虽然人少,但武器装备较好;阿日本嘎部虽然人多,但使的大都是马枪。双方僵持了三、四个小时,韩·宝音乌力吉中弹负伤。道布钦巴拉珠尔向他喊:“你负伤了,先别动,坚持到天黑我们一起突围!” 越打包围圈越小。太阳压山了,晃得眼睛看不清目标。守在道布钦巴拉珠尔身边的人说:“政委,情况紧急,到天黑再突围怕是来不及了,你快冲出去吧!”道布钦巴拉珠尔不肯:“我冲出去,留下的人怎么办?”正说着,对面有几个人步行向这边跑来,边跑边举着双手喊:“别打了!别打了!”跑在前边的喊着:“我是关布拉喜(二连的一个排长)!” 听到来人这么一喊,战士们以为是发生的误会,就停止了射击。 就在枪声刚停的一刹那,叛军即刻冲到跟前,把道政委的队伍围裹起来,夺走了战士们的枪支。接着不容分说,上来几个叛军,扭住道布钦巴拉珠尔的胳膊,缴了他的枪,扒掉了他的棉衣,推到一边。道布钦巴拉珠尔大声地斥责说:“你们想干什么?我们都是自己人,有啥事可以谈谈嘛!”一个叛军恶狠狠地说:“干什么!你是我们阿旗的祸害,今天送你上西天!”这时,金巴走了过来,叫着道布钦巴拉珠尔的名字:“你跪下!”道布钦巴拉珠尔一看是金巴,愤怒地说:“我上跪父母北斗双雄,下跪家乡,岂能……”没容道政委说完,“呯!呯!”两声枪响,道布钦巴拉珠尔倒下去了。 道政委牺牲了。政治处主任韩·宝音乌力吉也在押送的途中被杀害,同时遇难的还有三连指导员邰治元。除巴彦仓和一名警卫员逃出外,其余人马、武器全被劫走。这就是“图古日格骗劫”。 被骗劫的武器有:迫击炮一门,重机枪一挺,轻机枪六挺,掷弹筒四个,步枪二十支,手枪两支。 额勒登格预先有话,不让杀害护送武器的人,阿日本嘎没听这套,还是留下了血债。战斗一结束,阿日本嘎就立即打发阿嘎登嘎去向额勒登格报告,谎言称:道布钦巴拉珠尔死于流弹;韩·宝音乌力吉负重伤而死;邰治元想夺马逃跑时被士兵打死。额勒登格以为武器已经到手,就是大功一件,所以对打死人的事儿也就没做追究。 十二月四日,额勒登格队伍住在查干诺尔敖斯尔(伪满巴奇楼子区长)的家里。在这儿,跟阿日本嘎会合。 这天晚上,敖汉旗敖来庙活佛来见塔日巴,说:“共同努力,要无愧于祖宗在天之灵。”巴林右旗原三十四团二连连长乌日他也来见塔日巴和额勒登格。额对乌日他吹嘘说:“我们有行动、有武器、有人马,不同于让和子章撵出旗境、单人独马去抱国民党大腿的达理扎布!” 十二月五日,额勒登格部从查干诺尔动身,到温都包尔贡嘎日格苏勒(原阿旗丁协理之子)家住下。在这儿,派出探马四处打听八路军和国民党的动静。回报:和子章和八路军要共同来包围温都包尔。十二月六日,额勒登格知道温都包尔不是久留之地,取道乌那嘎奔柴达木去了。在乌那嘎饮马的时候,接到巴林右旗乌日他的来信,信上说:“我在你那儿回来后,逮捕了蒙汉联军四师政治部主任蒙和舞乐极等七人,全部处死。只要情况允许,我不打算离开此地,万般无奈时再去开鲁。”额勒登格看完信,人马继续行进。刚跨入柴达木,在冲日格发现了和子章的追兵,额勒登格见势,即令柴扎木苏带关布拉喜一排人占领西南高地;令阿日本嘎全连占领柴达木东边的沙窝子进行钳制;苏清嘎连保卫塔日巴及家属;阿嘎登嘎安置好迫击炮,待追兵进入射程就开炮。令毕,各司其位。 柴扎木苏领一个排刚开到高地,从冲日格那边策马飞来七个人。关布拉喜迎头一枪,打中了跑在前面的一个人,栽下马来(后知是和子章的一个连长,叫元旦中乃)。这个人被打死后,追兵没再出击,额勒登格方面也没有再开枪。双方对峙到天黑。夜里,阿日本嘎让金巴杀害了业喜扎拉绅的通讯员王金宝,借口说王金宝想逃跑。然后,额勒登格悄悄集中人马向东逃去。 十二月七日,天快黑了的时候,额勒登格部到了开鲁附近。以阿日本嘎为首的一部人马驻在开鲁西约五华里的一个较大屯子里;以苏清嘎为首的另一部人马驻在离开鲁约八华里的平安地;额勒登格、塔日巴、巴布(塔日巴的翻译)连同家眷,裹挟着业喜扎拉绅的爱人一起进城去了。这天夜里,八路军袭击平安地,打死苏清嘎连的僧格、查斯喜和尔、阿民布和三人。 额勒登格进城的第二天(十二月八日),业喜扎拉绅被杀害。这天的早晨,额勒登格从开鲁城里来到阿日本嘎驻地,对阿说:“昨晚我们进城见了国民党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和李守信,两位长官命令我们今天枪毙业喜扎拉绅,告诫‘不良’分子。”额勒登格秘密布置完毕,又立刻返回开鲁城去了。 额勒登格走后,阿日本嘎叫关布拉喜把业喜扎拉绅参谋长押赴行刑地点(开鲁城西门外),阿日本嘎、苏清嘎、金巴、阿嘎登嘎等人同时到场,由李守信派来的参谋长白鸿义监刑。 年仅二十六岁的业喜扎拉绅参谋长,就这样壮烈地牺牲在额勒登格叛军的枪口之下。
编辑:梁粝元 王鹏博
作者简介:刘科文,男,汉族,1936年11月26日出生,中共党员。从事过教师工作,作过教研员、记者、秘书,历任阿鲁科尔沁旗党办副主任、主任,旗党校副书记、书记,旗政协副秘书长、办公室主任。旗政协退休干部,已去世。
鲍立义,男,汉族,1941年12月出生,敖汉旗人,大专学历,中共党员。1960年4月参加工作安培拉星人,历任阿鲁科尔沁旗旗委办公室副主任,旗总工会副主席,旗政协文教卫生文史委员会主任等职,2001年10月退休6个单韵母。
其他文史
【阿旗文史】回忆阿鲁科尔沁旗二三事
【阿旗文史】回忆解放战争时期阿鲁科尔沁旗主要事件
【阿旗文史】关于几件事的片断回忆
【阿旗文史】天山设治局组建始末
【阿旗文史】伪满以前和日寇统治时期的阿旗
【阿旗文史】巴咱尔济哩第
【阿旗文史】旺沁帕尔赉
【阿旗文史】阿鲁科尔沁旗建置
【阿旗文史】阿鲁科尔沁旗史片断
【阿旗文史】阿旗人民政权的建立和巩固
【阿旗文史】伪满洲国阿鲁科尔沁旗的警察特务统治
【阿旗文史】历史人物的足迹
【阿旗文史】历史人物在阿旗的足迹(续)
【阿旗文史】昭乌达盟北部“癸丑骚乱惊散”点滴
【阿旗文史】阿旗的土改与支前回顾
【阿旗文史】回忆惠北海同志在阿旗
【阿旗文史】伪满时期阿鲁科尔沁旗概况
【阿旗文史】天山设治局史料两篇
【阿旗文史】浅谈阿鲁科尔沁旗“右翼”和“左翼”之称
【阿旗文史】浅谈那达木德玛充任管旗章京一事
【阿旗文史】聚宝等人之死
【阿旗文史】阿鲁科尔沁旗王府简述
【阿旗文史】阿鲁科尔沁杜尔伯特部落纪念“十月二十五日”与“祭火”礼节
【阿旗文史】关于阿鲁科尔沁部扎萨克承袭问题探讨
【阿旗文史】清朝和中华民国年间的阿鲁科尔沁旗商业
【阿旗文史】阿旗工业史话
【阿旗文史】清王朝对蒙旗策略与阿鲁科尔沁旗的放荒
【阿旗文史】阿鲁科尔沁旗垦务
【阿旗文史】韩家烧锅的兴起和衰落
【阿旗文史】阿鲁科尔沁旗种植、吸食鸦片概述
【阿旗文史】张景维回忆阿旗最早的商会活动
【阿旗文史】阿鲁科尔沁旗沦陷时期的畜牧业概况
【阿旗文史】建国前的阿旗公路交通
【阿旗文史】阿旗最早水利工程初探
【阿旗文史】扎格斯台泡子演变过程
【阿旗文史】扎格斯台泡子三次冻绝底过程
【阿旗文史】历史悠久的浑泥图湖
【阿旗文史】扎格斯台的满吉芒哈
【阿旗文史】阿鲁科尔沁牧民制做毡子的传统
【阿旗文史】蒙古人的奶酒
【阿旗文史】阿鲁科尔沁旗金融保险机构沿革
【阿旗文史】阿旗牧业合作化的回顾
【阿旗文史】白音花水库
【阿旗文史】“额尔敦花村”名的由来
【阿旗文史】乌兰夫题词与徐汉林碑
【阿旗文史】解放前的天山镇
【阿旗文史】天山揽胜
【阿旗文史】“乌兰苏木”及其古迹
【阿旗文史】阿旗本旗蒙古人的节日风俗
【阿旗文史】男子三项那达慕——摔跤、赛马、射箭
【阿旗文史】阿鲁科尔沁蒙古奶茶
【阿旗文史】从民众教育馆到文化馆
【阿旗文史】著名说书艺人宝彦讷木和
【阿旗文史】古老的民间游戏——下“连”
【阿旗文史】阿旗第一次“纪念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概况
【阿旗文史】阿鲁科尔沁蒙古族居住
【阿旗文史】石人初探
【阿旗文史】浅谈蒙古族人的部落姓氏
【阿旗文史】耶律羽之考略
【阿旗文史】阿旗“乌兰牧骑”三十年
【阿旗文史】史料五篇:第一篇 阿鲁科尔沁部考记
【阿旗文史】史料五篇:第二篇 阿旗北部的金边堡界壕
【阿旗文史】史料五篇:第三篇 包日浩特一金朝宁塞县县城址
【阿旗文史】史料五篇:第四篇 阿旗地区种植西瓜史考
【阿旗文史】史料五篇:第五篇 阿旗——“契丹国”族人的发祥地
【阿旗文史】虎迹追踪
【阿旗文史】回忆阿旗解放前的教育
【阿旗文史】回忆阿旗解放初期的教育
【阿旗文史】阿旗查布杆庙街小学教育情况回忆
【阿旗文史】著名蒙医——萨尤
【阿旗文史】阿旗发生人间鼠疫概况
【阿旗文史】阿旗医院发展概况
【阿旗文史】内蒙草原上的卫生红旗——绍根
【阿旗文史】天山保卫战
【阿旗文史】额勒登格胁迫三十五团叛变的前前后后
【阿旗文史】我是怎样起义投诚的
【阿旗文史】道布钦巴拉珠尔牺牲经过
【阿旗文史】徐汉林烈士
【阿旗文史】英名长在 浩气永存 ——忆革命烈士业喜扎拉绅
【阿旗文史】斯钦朝格图烈士
【阿旗文史】忆烈士宝音乌力吉
【阿旗文史】阿日本嘎的叛变
【阿旗文史】塞外埋忠骨 芳名留千秋——回忆我的战友吴宝成同志
【阿旗文史】阿旗人民抗日斗争二三事
【阿旗文史】我在三十五团的亲历亲闻
【阿旗文史】三十五团叛离阿旗后到阿拉善投诚的经过
【阿旗文史】我在三十五团的一段回忆
【阿旗文史】斯钦朝格图与凤凰山战斗
【阿旗文史】斯钦朝格图二三事
【阿旗文史】三十五团一连部分官兵叛变内幕
【阿旗文史】我在三十五团一连叛变后的经历
【阿旗文史】我在新三连前后的一段经历
【阿旗文史】我在三十五团新三连的经历
【阿旗文史】我在三十五团的片断
【阿旗文史】朝鲁高虎率部投诚
【阿旗文史】道尔吉投诚
【阿旗文史】蒙骑四师三十五团始末(一)三十五团的建立与活动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30 2019 02 26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