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血之诅咒【随笔】田子坊,上海的”SOHO”-上海石库门文化

【随笔】田子坊,上海的”SOHO”-上海石库门文化

在这个城市“广谱现象”蔓延的时代,上海田子坊特色里弄街坊无疑就像一颗闪烁的明珠,以其时尚和艺术气息吸引着社会各界人士的目光,成为展示海派文化——这一开放且慷慨的多元文化的透视镜,彰显着上海开埠之后中西文化的交流与融合。既有传统江南文化的古典与雅致,又洋溢着欧美近代工业文明的理性与开放。这种尊重多元、重视个人特性、强调求真求实的理性与成熟俨然已经成为生活在上海的人们所特有的一种精神文化。田子坊作为这一文化的典型代表,血之诅咒已经成为许许多多文人雅士与市井民众寻找老上海味道的基地。作为历史文化保护风貌区,田子坊正默默地向这座现代化飞速发展的国际大都市倾诉着那些流金的难忘岁月……

田子坊概况
田子坊位于上海市黄浦区,北至建国中路,南到泰康路,西达瑞金二路,东抵思南路,占地面积约7.2平方公里,曾被评为“中国最佳创意产业园区”、“上海十大最具影响力创意产业集聚区”。如今这个洋溢着鲜活时代朝气与历久弥香年代气息的地方几经波折终于涅槃重生,已然成为上海的SOHO,成为上海9000多里弄中最具特色和价值的空间赵小叶。

早期创意与艺术的历史风貌区
田子坊曾荟萃了诸多文化大家与艺术名流。它所在的泰康路地段,是旧新华艺专的校址。时任校董会的有黄宾虹、李叔同、潘天寿、徐朗西、徐悲鸿等诸位大师。由此,更加丰富了田子坊文化的层次感与多样性,逐渐成为当时上海艺术家们的天堂。除此之外,田汉、聂耳、赵丹等人也时常造访泰康路,《永不消逝的电波》其故事原型也取材于此王忠想。正是这阶层与文化的差异,造就了独具韵味的田子坊。在这里,艺术、音乐、绘画、咖啡与市井气息相互交织,形成了一道既别具一格又和谐融洽的图景。

田子坊历史街区的多元建筑风貌(来源:同济大学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
多元的建筑风格
自从19世纪60年代以来,为了安置大量涌入法租界避难的移民,建筑师们设计了一种混合式住宅——融合西方联排房屋(terraced house)和东方三合院风格的高密度房屋。这些联排建筑通常带有3或4个庭院,一般都是2层或3层高,沿着弄堂排成一排。如此这般景象,也就成为上海的另一个象征,是海派文化的一个典型范例。随着历史的发展,到了20世纪30年代,早期里弄逐渐演化为三种类型:①标准里弄买特网,即“石库门”欲奴百度云,这是最简单、最老式的里弄;②新式里弄,即建筑正面有更多的西式装饰物;③花园里弄或公寓里弄,这种里弄居住空间更加宽敞,通常带有花园或绿化空间。

混合型城市功能
田子坊集居住、教育和工业用途于一体,这三种功能将田子坊的用地划分为三部分,从东到西的土地使用结构非常明晰,即“新式民居”——“工业用地”——“老式民居”。 历经风云,这些房屋虽有所侵蚀非公认战队,但依然还保留着其原始结构和格局。

田子坊的变迁:“海派文化”的复兴
如今的田子坊已经成为上海的典型代表之一,里弄内商铺林立,人潮涌动,好不热闹。但是,它的命运实则坎坷非凡。20世纪初,政府为了尽快打造“现代城市形象”,崔心心当地居民也迫切期望尽快改善居住条件驴碗口,田子坊一直在“拆”与“不拆”之间徘徊不定。出乎意料的是,由众多市民、艺术家等民间力量发起了一场自下而上的 “田子坊保护运动”。并迅速得到了以阮仪三、郑时龄等著名专家学者的支持。业主与学者联名给上海市有关领导写信希望留住田子坊这一老上海天堂,阮仪三先生更是组织团队为田子坊街区作了专项保护规划,经过多方努力,这场运动终于取得了胜利。2008年,田子坊管委会宣告成立受益无穷造句,同时这里也挂牌成为了2011年上海世博会主题实践区。政府开始大量投入资金,改造公共设施,力图将田子坊打造成一个 “AAA”级都市旅游区!
尔东强先生说:“我无法忍受这些老房子从我眼前消失”。
吴梅森说:“最初,极少有中国公司对这些废弃工厂感兴趣……但我的一位外国朋友在这里举办了一场聚会,邀请了近百位朋友参加。让我吃惊的是,从那个晚上以后这些工厂很快就租出去了。这里中国式的历史环境、廉价的租金和宽敞的空间都受到外国艺术家们的青睐……后来,田子坊形成了一个社交圈”。

如今,在里弄这些线性空间里穿行的除了居民和商户,多的是那些寻找创意与优雅格调的都市中产和探寻东方韵味的外国友人,他们或是于迂回之处耳听居民们的家长里短,或是在巷子里围看一场棋盘上搏斗厮杀,又或是走进一家店铺品一杯咖啡的香醇,赏一副画作的精美……所有的这些俨然成为了上海特色的弄堂文化写照。正如于海教授对田子坊的评价:“老人们安顿了怀旧之情,年轻人发现了时尚和潮流。老外看她是地道中国的,中国人看到的却是洋文化”。 田子坊就这样带着“海派文化”的烙印,逐渐走向了复兴栀香如酥。

田子坊发展的担忧
诚然,作为一个创新创意空间田子坊是成功的,但是,它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一些难以调和的矛盾和难以解决的问题。比如过度的商业化以及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冲突等。
现如今,商业业态已逐渐扩散至街区内的每一个角落,这看似繁华的景象实则只是阳光下梦幻的泡沫。田子坊内过度商业化不仅严重影响和削弱了它文化创意的艺术氛围,而且还挤占了创意产业未来发展的空间。而今崔维星 ,再去田子坊就会发现,曾风光无限的尔东强工作室早已闭门谢客,各种艺术拍卖活动也了不见踪迹。那时的谈笑有鸿儒,已然成为回忆中的美好。随着商业化的发展老郭讲水浒,街区内的房屋租金也开始大幅上涨,这就导致了较为弱势的创意产业业态和街区居民被“挤”出田子坊小冤家简谱。一旦田子坊丧失了创意产业和里弄居民这些核心特色,丧失其创意空间的特色,必将沦落为一个商业热点或旅游景点。那时,所谓的上海里弄风情、“上海苏荷”品牌和石库门标志性文化特色也不过是空谈!
另外,里坊内代表不同观点、不同利益的居民之间也存在着许多不和谐音大奥明治篇。这些居民中有的在“居改非”过程中将自己的住房出租后获得了巨大的市场利益;有的则出于对于地域传统文化的热爱,投身于田子坊的复兴运动中;但还有一些住房难以商业化的居民则呼吁“还我宁静生活”,坚决要求拆迁,甚至因为田子坊的存在妨碍了他们希望中的拆迁而迁怒于政府。由此,如何维持田子坊创意创新特色里坊,如何协调各方利益,必将成为田子坊未来的重大议题。
作者系同济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研究生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21 2015 11 19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