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虹彩妹妹【随笔】高三(3)班,全剧终-南审彼岸读协

【随笔】高三(3)班,全剧终-南审彼岸读协

钥匙在锁芯轻轻地转动炽天使之拥,“吱呀——”一声,教室的后门被我推开。电教卡还插着,投影仪下那块幕布亮着“松下”的英文。
6月27日凤凰花gl,虹彩妹妹我可能是最后一次以这个班的学生的身份,踏入高三三班的教室。很快暑假来临,整个学校又要进行一番大扫除,教室里的桌椅凌乱地摆着,地上很多垃圾还没来得及清扫。仿佛就像某个午休之前,班上尽是些外卖的包装袋和随处可见的泡面碗。我使劲地嗅了嗅,却不再有记忆中各色饭菜混杂的香甜,空气中只剩下那似乎从来没有散去过的粉笔的尘埃。

后面的黑板上还写着大家高考前的雄心壮志和一句句闲暇时光互相逗趣的话语,甚至还有几幅美术生灵感大发的简笔画。我看着它们看了许久詹宇豪,低头去水房拿起一块抹布,一声不响地把它们全部擦去。乳白色的水顺着黑板滑落下来,我们那或龙飞凤舞或笔锋有力的字迹也慢慢褪去。

前面的黑板上方那块因为高考临时换上的电子钟显示着9:20分披甲树螽,我思索了一下,礼拜三的这个时候茅山风云录,应该是第二节语文课快下课了。讲台上胡子拉喳的大师耷拉着眉毛让我们自己看书,我们坐在座位上,大多数人昏昏欲睡,仅有的几个也是东倒西歪强打着精神,然而讲义上那一篇篇冗长的古文早已化成了模糊的一团。偶尔听见书“啪嗒”一声倒在课桌上,我就知道又是一位勇士终于没能挡住睡魔的缠绕,手臂一垂,安详地睡去了。
我继续低头不语地擦着黑板推搪网,突然想起今年那个大雪天的下午豪门主母,趁着办主任不在,我们在班会课上悄悄地溜下去打雪仗。我还坏坏地在黑板上潦草写下几个大字“下楼玩了”,把班主任气得哭笑不得。

整个操场上当然不止我们一个班有同样的想法,几乎整个高三都倾巢出动。十七八岁的少年们就像是回到了小学时光电白雷城网,七尺大汉被女生搓出来的一个个雪球砸的嗷嗷大叫,就连一旁与世无争的摄影师也被迫加入了战团。玩闹到最后燕园情,我那带着毛边的帽子上面的鬃毛都在滴哒着雪水,就算是手和鼻子被冻到失去了知觉,我们也没忘记攥着硕大的雪球给在教室里看书的老班一个“惊喜”。

擦完后的黑板焕然一新,我把抹布丢进水池,打开了我的储物柜。嗯,我还记得,是从右往左数第三列最下面那个。里面装的满满的全是课外书。
高三的时光总是纯粹到近乎无聊大王酸浆鱿,所以我会选择在某一天的中午,一路狂奔到旁边的书店挑上几本老师们眼中的闲书,然后踏着午休开始的铃声冲进班里。随着包装纸被撕开那清脆的声响,我便沉浸在一个人不被打扰的平安喜乐之中。
柜子里的书五花八门:既有封皮早就被我翻烂了的《教父》、《三体》三部曲,也有几乎是崭新的《局外人》(大概是读严肃文学让我头昏脑胀的缘故);有推理的殿堂:东野圭吾那本沉重的《彷徨之刃》剑破乾坤,高木彬光诡谲的《白昼的死角》,亦有幻想的乐园:《奇风岁月》、《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我抚摸着它们的书脊,那摩挲着的触感仿佛又带我回到了高考前三个月,那疲惫却充实的时光。

柜子上还放着一颗篮球,我端详了半晌,突然想起我的同桌,那个讲话带着几分口音,总是贱贱地笑着的大汉。是他每次体育课拉着我逃课去后操场的篮球场上,和上着排球课的女生争夺着场地;也是他用阵阵嘲笑与挑衅,激励着我从一个门外汉一步步在球场上成长。当然g6111,赛场下的他,也是一样坏坏的,和我每天不分场合地斗嘴,问出一些让老师也尴尬不已的问题的家伙居长龙。
如今,那个理科不俗的家伙回到了他的老家,继续当着他的文科生。而我,留在了南京,去向一个本不该在自己考虑范围内的大学。
高三(3)班
我拔掉电教卡,锁好了窗户哦哈哟,关掉所有的灯,最后再看了一眼这间教室东甲岛,然后轻轻合上了门。背起依旧沉重的书包,慢慢地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强恕堂。
于是,高三三班,全剧终。

【日常征稿】
珠玉不该蒙尘,需用心雕琢。悬于明玉高处,臧健和供众人欣赏。彼岸公邮:naubian@sina.cn欢迎来稿~在彼岸展示你最好的文采!文字来源:张睿轩
责任编辑:林 函
图片来源:张睿轩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45 2015 12 30  
« 上一篇 下一篇 »